当前位置:主页 > 807444.com > 和副总理在一起的日子

和副总理在一起的日子

文章作者:admin / 发表时间:2019-09-14 / 点击:

  那是1965年8、9月份,洛阳矿山机器厂接到上级通知,习老要到我们工厂任职。不几天,他就来到厂里,担任的行政职务是分管生活的副厂长,后来又到金工车间生产班组跟班劳动。我当时在厂保卫科工作,办公室在厂办公楼的一层,习副厂长办公室在二层。他经常到各科室走一走,了解职工生活情况。

  一天午饭时,我拿着饭盒去职工食堂就餐,习老亲切地问我的姓名、家住哪里?经过几次接触,我俩逐渐熟悉。习老告诉我,他住在二号街坊,并经常约我去他宿舍聊天。时间长了,我们无话不谈,真想不到,习老资格那么老、职务那么高,但没有一点官架子,能和我们群众打成一片,所以我们的谈线月份,我老伴带半岁的女儿,从郊区来看我,住在厂家属招待所,习老听说后,几乎每天晚上都要来坐坐,和我老伴拉家常,了解农村情况。还经常抱抱我的女儿,边逗边说:“把她认给我做干女儿吧!”当时习老50多岁,我才30多岁, 我老伴赶忙说:“按年龄,她应该喊你爷爷”,习老笑着说:“那就喊我伯伯吧!”

  有一天,习老的秋裤破了,要我老伴帮他缝缝。我老伴反复看了看,觉得这条秋裤已经烂得不能再穿了,根本没有办法再补,就用在农村亲手织的土粗布,给习老做了一条粗布秋裤。

  习老拿到这条秋裤后,很是满意,哈哈大笑说:“你的缝纫手艺不错呀!”我老伴不好意思地回答:“没做好,针脚太粗了,因为是我手工做的。”习老问:“你家没缝纫机呀?”我老伴说:“没有!”习老笑着说:“好吧,过段时间我回北京,给你寄一台缝纫机回来。”

  当时,习老身处逆境,我们以为这只是说说。谁料想,习老回京后,真的从北京给我寄来一台上海牌缝纫机。全村人听说后,都来我家参观,齐夸习老这么大的领导,还时刻关心着我们普通百姓。听着群众的赞扬,我感动的泪水刷刷流了下来,这台不寻常的缝纫机,至今我还保留着,现在还能缝补衣服。

  1966年秋的一个星期天,我去习老宿舍聊天,他突然对我说:“咱们去你家看看吧?”我着急地说:“不行啊,我家在洛阳老城以北,又是土路,远着哩!就是坐公共汽车,也只能到西关。”但是习老坚决要去,并给他的范秘书留纸条,他拿过一张旧报纸,用圆珠笔写下:“老范,我去杜道杰家”。看他这样坚决,我只好和他一块出了厂。我俩从武汉路乘公共汽车,到西关下车,步行12华里才到我家,一路上,习老与我边走边聊,中途我让他休息一下,他说不累,出来走走挺好的,并且对我说:“今天到你家来,这是我第二次到河南农村。”我问:“第一次呢?”习老说:“那是1960年到河南偃师视察工作。”当时我想,国务院副总理到偃师视察是代表党中央、国务院深入农村,关心体察广大农民群众。今天来我家,是走访普通百姓,这真是我家的幸运!到了我家后,习老和我父亲拉家常,向我哥哥询问家庭的生活情况、收入情况,全家都没想到,能和习老一起拉家常。

  回厂的第二天,保卫科教导员找到我说:“听说习厂长去你家了?”我答:“是!”他问:“怎么去的?是谁提出来的?”我说:“坐公交车去的,是习老提出来的,你可以问问老范秘书。”教导员埋怨说:“那你怎么不打个招呼、要个车?你是干保卫工作的,要考虑领导的安全。”教导员最后还语气很重的同我说:“你可要记住,他还是中央委员呢……”

  一天晚上,我去习老宿舍,习老说:“我送你一件东西,你可以作为留念。”说罢,从桌子上拿起一个中华铁筒烟盒说:“这是周总理给我的。”我接过来,打开一看,里面还有几支香烟,我觉得这是总理送的,太珍贵了,激动地带回办公室,让保卫科每人吸了一支,分享国家领导人的关爱。由于对周总理和习副总理的崇敬,我把这个中华烟盒当成宝贝和文物,一直珍藏至今。

  记得有一次,习老从北京回洛阳,住在了洛阳国际旅社,捎话让我去。晚上,精准三肖三码图片我和老伴一起去看望,www.8146111.com,带去了洛阳产的大镜面柿子,习老热情迎接我们,并指着身边的几个孩子说:“这是平平,那个叫远远。”还有一个女孩都一一介绍,并指着他夫人说:“这是我老伴叫齐心,中央党校校长。”寒喧过后,习老给我俩每人倒一杯酒说:“这酒是毛主席送的。”端起酒杯,我和老伴久久舍不得饮下,这不是一杯普通的酒,他充满着毛主席和习老对我们基层干部和百姓的关怀……

  习老在我们厂时,经常用自己的工资帮助一些困难职工。当时适逢,我妹妹是在校中专学生,要外出到兰州大串联,来厂找我要钱,我说:“要多少?”她说:“要20元。”那时我每月工资才38元,上有老,下有小,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!于是,到二楼请习老帮忙,说明来意后,习老豪爽地给了我40元钱,我心里充满了激动,真觉得要也不对,不要也不对。

  习老喜欢散步,晚饭后总愿到处走走,经常让我陪着他。那时,他的食堂在一间小屋内,由炊事员荣班长给他做饭。有一次,习老一定拉我去他食堂就餐,吃的是饺子,在那个年代,能吃顿饺子,等于过年。我知道,这是习老特意准备的,也是他省出来的,为了不麻烦他,去过两次后,他再约我去吃饭,我就借口有事,不好意思去了。

  文革期间,习老被西北大学带到西安批斗。回洛阳后,住到耐火厂,我去看他,都是在晚上和下班后,习老在耐火厂对我说:“西北大学要批斗游行,周总理知道后,通知陕西省军区,把我接过去保护起来,现在一切都很好,人身没有受到冲击。”听到这些,我觉得很欣慰。

  后,习老的冤案得到平反,调回中央,被任命为广东省委。记得1979年末,习老给我捎信,让我去广州玩,因当时家庭经济负担重,再加上怕影响习老的工作,没能去成。

  2009年3月31日,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书记处书记、国家副主席的习来原洛阳矿山机器厂(现中信重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)视察,找当年与习老交往多的五位老同志座谈。座谈中,当我说到习老去我家的往事时,心里非常激动,习副主席也深情地看着我。座谈结束,习副主席关心地对我们说:“以后你们有啥困难找我。”我们当时感到很亲切,真没想到,半个世纪以来,习老和习副主席两代人,都是一样的关心我们基层干部,关心人民群众。

  2011年4月5日,习远平同志代表母亲齐心,又一次来到原洛阳矿山机器厂,再次找到当年习老关心过的几位老同志交流座谈,一件件往事涌上心头,远平和我们都沉浸在激动之中,大家就像一家人那样亲切。座谈结束后,远平同志热情地拍着我的肩膀说:“杜师傅,你好啊……”然后,在市委书记毛万春和公司总经理任沁新陪同下,与我们合影留念。

  习老在原洛阳矿山机械厂期间,与我们基层干部和工人,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我们从他身上,看到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优良作风,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!



Power by DedeCms